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人——张传友

遗失的梦,可否再追寻……

 
 
 

日志

 
 

【引用】道德发展的六阶段,你在哪一段?  

2011-12-06 20:12:01|  分类: 师之心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麦田

知道《第56号教室的奇迹》这本书是在当当网买书的时候,看着书的名称下面排列着长达好几页的评论,各色赞美之词不绝于“眼”,外加几颗闪耀的星星,就让我这个“网购狂”点击购买了。

    收到书之后没读,这是正常的,连袁简斋老先生都说:“书非借不能读也。”寒假某日失眠(晨昏颠倒所致),于是找本书催眠。囫囵吞枣之后,居然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就这一点来说,这是本好书。

    虽然中美两国国情差距甚远,麦田实属孤陋寡闻之辈,美国的教育体制如何,压根没有心思去了解。不过,单就这位雷夫老师倾注于学生身上的精力,下功夫去琢磨学生的心理,从而摸索出一套让美国孩子买账的教育方式来说,甚至为了帮一位女孩儿点燃酒精灯进行实验,居然在点灯时不小心烧着了自己的头发还浑然未觉,他确实是一位好老师。虽说他的教育方式和教育理念不能照搬照抄,不过,这本《第56号教室的奇迹》中体现出的人文思想,确实也要比余秋雨厚道。

    不过,也非一无所获,我们美国厚道的雷老师,将劳伦斯·科尔伯格的“道德发展六阶段”导入到班级中,用它来引导学生学业和人格成长的基础建材,不过我觉得,要是我们大家都以这六阶段来要求自己,这个世界也会美好很多。

    第一阶段:我不想惹麻烦
    从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大多数的孩子就开始接受第一阶段的思考训练,一切行为几乎都以“不惹麻烦”为原则。“安静,老师来了!”孩子们紧张地彼此告诫。他们做作业是为了不惹麻烦,他们排好队是为了让老师高兴,在课堂上安静地听讲是为了赢得老师的宠爱。而为人父母、为人师长的我们,总是威胁说“不乖就要你们好看”,或是“等你爸回来,你就倒大霉了。”这种思维不断地被强化着。

  但是,这样教小孩对吗?第一阶段的思维是以恐惧为基础,而我们要孩子们有良好行为表现的最终目的,是让他们相信这么做是对的,不是因为害怕惩罚才去做。

  在上课的第一天,孩子们很快就承认他们过去多半生活在第一阶段。当然,有些孩子已经进入更高阶段,但每个人都承认“不惹麻烦”仍是引导行为的一大力量。回想童年,我们之中有多少人是真的因为相信“本来就应该做功课”而把功课(尤其是很无聊的那种)做完的?我们通常只是不想惹麻烦才做完功课的,不是吗?

    教书第一年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某日,我外出参加一场数学训练会议,我带的班在我外出开会时秩序大乱。第二次我因故无法上课时,我想确定孩子们不会再次“让我难堪”。我用很凶的口气说,要是有人不听代课老师的话或没有做好分内工作,等我回来时他一定会很惨。这么做很有效,但孩子们除了知道“要害怕我的愤怒和权力”之外,什么都没学到。

    经过一段时间,我才明白这个策略其实是无效的。就和许多资深教师一样,我很不好意思去回想早年的种种愚行。现在,我会在上课的第一天就开始和孩子们建立伙伴关系。我会先请孩子们信任我,同时承诺对他们的信任,接着要他们把第一阶段的思维拋在脑后。如果首要动机受到如此严重的错误引导,他们的一生将毫无作为,而我也绝对不会再犯灌输第一阶段思维的错误。
    麦田:回想一下自己的三年教学生涯,是不是还是用这一套吓唬那些调皮捣蛋的家伙呢?看来,用这个办法教出来的孩子,可能要被我们贻误终身了。

 第二阶段:我想要奖赏

  孩子们终于开始因为“不惹麻烦”以外的理由做出决定了,但老师往往会犯下我们班称为“第二阶段思维”的错误。我猜,很多人都曾在大学期间读过行为分析大师斯金纳(B.F.Skinner)的作品。在那些作品中我们学到,孩子们因为良好行为而得到奖赏之后,就会大大提高重复我们所认可之行为的可能性。这个主张当然有其真实性。无论奖赏是糖果、玩具,还是延长体育活动的时间,在眼前晃呀晃的奖赏的确是良好行为的有力诱因。

  我曾到中学参观过,看到教室里的老师用第二阶段思维鼓励学生完成作业。其中一位历史老师还让授课的各班比赛,看哪个班的作业完成得最好。胜出的班级在学期末将得到奖品。显然这位老师已经忘了“历史知识”本身就是最好的奖品。我和作业完成得最好的班级聊过以后发现,尽管他们在完成方面和交作业方面做得很好,却对历史的了解极为有限。

  刚开始教书的那几年,我也为了“成效”而患了这种“奖赏症候群”。如果我因故无法上课,又很怕班上学生让代课老师不好过,那么我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我会对孩子们说:“如果代课老师说你们很乖,星期五就可以办匹萨派对。”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代课老师会留给我一张赞美的纸条,我也骗自己相信自己对学生做的是一件好事。毕竟,这总比吓唬好,孩子们也会比较“喜欢我”。好啦,别对我那么严格,当时的我太年轻,欠缺经验。现在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家长在鼓励第二阶段思维时也得提高警觉。小孩做家务就给零用钱固然很好,毕竟我们的资本主义就是这么运作的——用工作赚取报酬——但用礼物或金钱换取孩子良好行为的做法就很危险了。我们要让孩子知道,行为得宜是应该的,不需给予奖赏。

  “贿赂行为”常见于全国各地的教室。身为每天站在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我很清楚要让小孩守规矩确实是全世界最难的事情之一。我们的工时本来就长得过分,要是在家庭作业表上打个星星能让孩子们写作业,对很多人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已经无法因此感到满足。

    我想,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麦田:读到这时,我很疑惑了。因为我觉得用鼓励的方式,更能让孩子接受,于是班上孩子作业本中“群星闪烁”,可是,却被雷夫老师说成是“贿赂行为”。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第三阶段:我想取悦某人

  孩子们慢慢长大以后,也开始学会做些事情来取悦人。“妈,你看,这样好吗?”他们也做相同的事情来取悦老师,主要用在有魅力或受欢迎的老师身上。他们坐的时候挺直腰板,表现出符合我们期望的行为,但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全都是错的。

  年轻老师大多无法抗拒这类现象(这句话出自于我的亲身体验)。孩子们的取悦会让你自我膨胀。看到学生们对你表现出你以为的敬意,当你叫他们跳,他们就应声跳起,这种感觉真好。

  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有位老师在请假第二天回到学校时,看到代课老师留的纸条,因为得知班上学生表现良好而兴奋不已。其中,罗伯特的表现尤其突出。他帮忙老师维持秩序,告诉代课老师各项物品放在哪里,就像个小老师一样。这位老师替罗伯特感到骄傲,并表示要奖赏他——或是帮他加分,或是送他糖果之类。但讽刺的是,罗伯特拒绝了。他那么做不是为了奖赏。他的思维层次更高。他是为了老师而做的,并以此为荣,而老师也很自豪,因为这个小家伙这么崇拜他。两个人都非常骄傲,感觉也相当良好。

  我常常这么取笑或质疑我的学生:你们是为了我才刷牙的吗?你们是为了我才系鞋带的吗?你听得出这有多可笑吗?但仍然有很多孩子整天忙于讨好老师。

  为父母努力的念头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压力。许多小孩迫切希望取悦父母,甚至按照家人的期望选择大学和主修专业。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会成为备感沮丧、厌恶工作的人,他们无法了解为什么自己对生活如此不满。不过,至少他们曾经为取悦某人而努力过。

  我想,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

    麦田:我想,我能理解那些经常希望用各种方式来吸引老师注意的孩子了,就算他们手段有时太惹我生气了,但我会尽量压住我的脾气,多给他们一点关注。

    第四阶段:我要遵守规则

  最近很流行第四阶段的思维。鉴于行为不当的年轻人为数众多,大多数教师在受训时学到要在上课的第一天制定规矩。毕竟,让孩子们懂规矩是必要的。好一点的老师会花时间解释制定某些规则的“理由”,也有不少富有创意的老师会带着学生一起参与班级规范的设计。老师们依据的理论是,参与制定班规的孩子比较愿意遵守规定。事实确实如此。

  我见过墙上贴有这类班规的教室。有些图表是由工作量过大的老师草率完成的,有些却是精美到足以让《财富》五百强的董事眼睛一亮。我见过有意义的规则(不可打架)和没什么道理的规则(不可大笑),形形色色。不同的班级有不同的班规其实是好的——这可以让孩子们学习适应不同的环境。

  我对规则没有异议,孩子们需要学习如何处理行为界线和期待。我当然不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在开了一天教职员发展会议后回到办公室时,我会不会因为罗伯特在代课老师面前表现良好感到开心呢?我会很感动。这样的表现已经把罗伯特带上通往成功的正确道路,遥遥领先多数同学。这告诉我罗伯特知道规则(并非所有孩子都如此)、接受规则(这样的孩子更少),而且愿意身体力行。

    我曾遇到一位采取有趣方式教孩子说“谢谢你”的老师。他制定的规则之一是,如果老师给学生一个东西——计算机、棒球或糖果,学生有3秒钟的时间对老师的善意表示感谢并说声“谢谢你”。要是做不到,礼物就会马上收回去。

  这个方法很有效,孩子们总是把谢谢挂在嘴边。惟一的问题是:他们对于收到的礼物没有真诚的感激,他们不过是遵守规则而已。这个“教育”也未扩展到孩子的其他生活领域。某天晚上,我带着这群孩子去看戏,和戏院里的其他孩子相比,他们的感激之情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没有向给他们节目表和帮他们找座位的接待人员道谢,也没有向在中场休息时帮他们上饮料的人道谢。他们的班规只限于在某间教室对某位老师该有的行为。
   
我们不妨思考一下,如果历史课本上的人物在思维上从未超越第四阶段,那么当中有多少人要被除名。我是这么教学生的:规则固然有其必要性,然而在我们最景仰的英雄当中,有许多人之所以能成就伟业,正是因为他们不守规则。美国为纪念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制定了一个法定假日,当初这位英雄如果采用第四阶段的思维,根本无法有所作为。圣雄甘地(Gandhi)没有遵守规则,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之母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也没有遵守规则。英勇的劳工领袖们打破了规则,帮助其他劳工。感谢上天,梭罗(Thoreau)、麦尔坎X(Malcolm X)、凯撒·查维斯(Cesar Chavez)等人够鲁莽,突破了第四阶段的思维。悠远历史中的不凡人物是这么做的。如果要我们的孩子达到相同的境界,就要在教导他们了解规则之余把眼光放远,不受教室墙上的班规所限。人的一生中有时并无规则可循,更重要的是,有时规则根本就是错的。

  能达到第四阶段是件好事,但我们必须更加努力,更上一层楼。
    麦田:嗯,雷夫老师,您到底是认为遵守规矩好呢,还是不遵守规矩好?抑或是在遵守规矩的基础上,去理解超越规矩?疑惑中……

   第五阶段:我能体贴别人

  不论是对儿童或是成人,第五阶段都是很难企及的。能帮助孩子们对周围的人产生同情心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试着想象一个由第五阶段思考者所构成的世界。我们绝对听不到有人很白痴地在公车上对着手机胡扯个没完;开车或买电影票时不会有人突然超车或插队;也不会有邻居在凌晨2点吵闹不休,扰人清梦。那样的世界多么美好呀!

  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将这个想法传达给学生,通过带领他们认识阿坦克斯·芬奇(Atticus Finch)和《杀死一只知更鸟》,我的努力终于成功了。在小说中,阿坦克斯给他女儿斯各特一个忠告,恰如其分地阐述了第五阶段的思维:“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能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待事物……除非你能进入他的身体,用他的身体行走。”很多学生将这个忠告牢记在心,没多久,这个想法便开始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很快地,我班上的学生差不多每个人都变得非常善解人意,因为有阿坦克斯·芬奇作为他们的向导。我发现有句俗语所言不假:仁慈是有感染力的
  这些年来,帮我代过课的老师们给了我一些不寻常的感谢纸条。他们对班上的学生能自行调节说话音量感到惊讶。代课老师问孩子们为什么轻声细语,孩子们告诉他说,他们不想干扰隔壁班的学生。当这位老师说他觉得很热的时候,好几个小家伙自动拿出放在教室小冰箱的瓶装水给他喝。

  饭店员工也表示,我的学生是他们见过的最和善、举止最得当的。霍伯特的小小莎士比亚们乘飞机时,机长通过机上广播表达对他们的谢意,而机上的乘客总是用掌声赞许他们安静的态度和礼貌的举止。这让身为他们老师的我,觉得既快乐,又骄傲。

  但是你猜对了: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虽说没有什么事情比遇见一个达到第五阶段的孩子更让我开心的,但我还是想要我的学生更上一层楼。对一个老师来说,最困难的任务莫过于此,但我们不能因为困难就不去尝试。我们做得到的。一旦成功,它带给我的满足感,足以补偿这个疯狂的教育界给我的心痛、头痛,以及微薄的薪资。

  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我见过成功的实例。
   
麦田:似乎在我们小学一年级中的课本中,就出现了许多教孩子要体贴他人,关心他人的课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人的道德六阶段中,这已经到达了第五阶段,臻于完美了。我们的孩子在课堂上随时可以说出:“要为别人着想。”可是如果有一堂没有老师的自习课,我们就能看到有多少孩子能做到这一点。难道仅仅是配合老师的课堂教学?或者,把话题转移到我们成年人自己身上,我们在这一点上,能够做到多少呢?

【道德最高阶段】第六阶段: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

    第六阶段不但是最难达到的,也是最难教的,因为行为准则存在于个人的灵魂中,其中还包括了一份健全的人格在内。这种组合使得仿效成为不可能:就定义而言,第六阶段的行为无法教,也无法讲述,“看看我现在在做的事情,这就是你们应有的表现。”一旦你做出示范,就等于违背了第六阶段的定义。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条自相矛盾的行为准则,让教学者陷入两难的困窘。

  我用好几个方法来教第六阶段。因为我不能讨论自己的行为准则,于是我试着帮孩子们从别人身上找出行为准则。许多卓越的书籍和电影都找得到达成第六阶段思维的人。对于父母和师长而言,寻找用这种方式思考的人是饶富趣味的——一旦你开始注意,就会发现这种人并不少。让我与各位分享我最喜欢的几个吧。

  每年,我带的五年级学生都会阅读约翰·诺斯(John Knowles)的杰作——《独自和解》(A Separate Peace)。小说的主人公菲尼亚斯是一位卓越的运动员及第六阶段思维的实践者。某日在游泳池畔,他注意到游泳比赛的全校纪录保持者并不是他们班上的同学。从未受过游泳训练的他对友人吉恩表示自己破得了纪录。他简单地热了身,走上起跳台,接着要吉恩帮他计时。一分钟后,吉恩难以置信地看见菲尼亚斯破了纪录,但是她很失望,因为没有其他人在场来确认这个纪录的“正式性”。她打算致电当地报纸,还要菲尼亚斯第二天在正式计时人员和记者面前重游一次。菲尼亚斯婉拒了,而且要求吉恩守口如瓶,因为他想破纪录,也办到了,这就够了。吉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我班上的学生们没有,他们自有描述和理解菲尼亚斯性格的方法。

    如果你对于引导孩子达到这种境界的思考持怀疑的态度,我不怪你。任何拿出真心、诚意对待教育这份工作的老师,都会暴露在惨痛失败和心碎失望的风险下。

    不久前,我教过的两个学生回到学校来,做了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几年前,他们满脸笑容地坐在我的教室里参加了课外活动,也演出了莎翁名剧。我带着他们到华盛顿特区﹑拉什穆尔山﹑大提顿国家公园,以及黄石国家公园旅行;我的相簿里满是这两个男孩微笑﹑大笑,欢度美好时光的回忆。毕业时他们写给我的感谢短笺还在手边。两人都承诺会未来将秉持一贯的和善与勤奋。没想到,他俩在某日下午带着烟雾弹回到母校,跑过川堂和走廊,向教室扔掷烟雾弹,恣意毁损公物,连同教师的车辆也遭殃。我的车就是他们第一个下手的对象。一连好几个星期我都睡不好,我不断地反问自己,这两个孩子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这么迷惘。

  但这就是我的工作。每一个关心孩子教育的老师和父母都会这么做。我们对孩子有很高的期许,并且尽力而为。正因为孩子们无法无天,所以我们需要提高期望,不能让无可救药的行为迫使我们降低标准。我拒绝回到过去那种“我说你照做”的层次,我也不会骗自己去相信学生对我的景仰是一种成就。我办不到。

    几年前,因为要给另一个州的一批老师做报告,我有一天的时间不在学校。等第二天我回来给他们上数学课时,有人敲我们教室的门,一个矮小的女人带着她六岁的儿子走了进来。她说西班牙语,问我是否可以跟我说句话。她说,昨天她一年级的儿子从学校步行回家时被人打了,书包也被抢了。当时,其他路过的学生只是在围观或者继续走他们的路。而其中的一个小女孩却把他从人行道拉开,并将他带到一个喷泉旁边,给他洗干净,然后还一路陪同他安全到家。这天早上,这个男孩的母亲就到处寻找着这个帮助她儿子的小女孩,想亲自感谢她。我问班里是否有人知道这件事,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我昨天不在学校,所以我也无能为力。我建议这位母亲到别的班级去看看,并安慰她的小孩说,要记住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坏孩子,但是也总有像帮助他的人那样的好孩子。然后他们就离开了,继续寻找那个女孩。在我关门时,我注意到在班上的 32个学生里,有 31 个都在议论这件事,他们推测着是学校里的哪个恶棍打了那个小男孩——有些家伙比别人看上去更可疑。而这时,一向都很讨厌数学的布伦达却在埋头做她的习题。(在阅读方面她非常出色,她曾开玩笑地跟我说不论我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让她承认算术之美。)
    我一直注视着她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里低头做着数学题。在一个极短的瞬间里,她抬起了头,但并未觉察到我在看她。她之所以抬头是因为自己有个小秘密,她想看看其他人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直到我们的目光相遇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了这个秘密。此时,她眯起眼睛,对着我认真地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别多管闲事。她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对我说“不要问我任何事情,也不要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接着,她又继续低下头去做自己的数学题了。是布伦达,是她帮助了那个小男孩!可是她做好事不留名的打算却因为那位母亲的到来和我匆匆的一瞥成为泡影。我让其他学生继续做题,我也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当天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都已经变得很模糊了。永远也没有人知道布伦达已经达到了第六阶段。多年来,我和她都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谈起过那天的事。
    我想这应该就是最高境界了。

    麦田:我想,这确实是一个很高的境界。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但是我希望能。

 虽然这本书没有我想要的类似于“快速当一个优秀的教师”之类的速成大法,虽然这本书被一些言不符实的评论吹嘘,虽然我们和雷夫的学校所在的国家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资本主义,但不妨碍他将他那些有趣的故事侃侃而谈,也不妨碍我们以失眠的理由拿起这本书,体会这位为了给学生点酒精灯而点着自己头发的雷夫老师教书的乐趣在头发正在冒烟,孩子们都吓坏了。他们好几个人朝我奔过来,抡起胳膊使劲地打我的头。这真是梦想成真——他们终于打了自己老师的头,嘴里还说他们在试图帮助他。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